當前位置: 中外美術網 > 學術 >?學術批評

陳履生:此時,更應細讀葉永青
信息來源:中外美術網 文章作者:陳履生 發布時間:2019-03-07

image.png


  30年前的1989年,葉永青在訪談中說了下面這段話:


  我常常像候鳥般遷徙于幾個城市的生活,弄得我居無定所,四分五裂,我作畫和搞作品也是打一槍換一個地方,我的作畫方式和工作習慣乃至作畫工具、材料都很‘業余’,在‘畫家’這個職業中,我的選擇也日趨邊緣。近幾年,我的興趣也是零零星星,有時候我會有一種幻覺:我在絲綢上羅致和堆砌的這些碎片式的圖像和日常之物,舉手一揮,便滿地雞毛飛揚而去,仿佛一切都不曾存在過。這樣一些中不中、洋不洋、今不今、古不古的東西,實在是生活的不堪和無奈。


  《像鳥一樣自由——葉永青藝術訪談錄》


  ——《中國當代藝術三十年(繪畫)》


  文化藝術出版社 P271頁


image.png


  當中國當代藝術界正準備集體狂歡慶祝他們的30年,那位在中國當代藝術界除了葉永青之外幾乎無人所知的比利時畫家,在忍了30年之后,忍無可忍,火山終于爆發了。猶如霹靂一聲驚雷,其力量讓大家猝不及防,目瞪口呆。原來世界上還有這等事,這等人。


  對于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基本上都清楚了,盡管還存在著各自評說,可是,事實勝于雄辯。但不管怎么說,我們都應該感謝葉永青,因為是他讓當代中國藝術界知道了許多過去不知道的內容;是他讓中國當代藝術界重新來認識中國當代藝術30年發展的過程——葉永青就是那值得尊敬的“舍身飼虎”的小王子。而這之中,葉永青所表現出來的高于其他當代藝術家、尤其是高于當代藝術評論家的國際視野,也不得不令人敬佩。他能夠把一個過去不知名的比利時當代藝術家的觀念和語言,通過自己的親手運作而成為舉世矚目,就這一點來論,那些如安迪·沃霍爾等西方的當代著名的藝術家也是自嘆不如。


  無疑,今天在這個時間段,我們看30年來中國當代藝術走過的每一步腳印以及它最初的狀況,更應該細讀葉永青。因為只有細讀我們才能知道其發展歷程中的相關點對于今天的意義。毫無疑問,正如他30年前所說的那種狀況,那個時候的淳樸在他的身上正反映了中國青年藝術家對于藝術的真摯的感情的熾熱。盡管他們很樸素,盡管他們的語言有點土,盡管他們還明顯透露出模仿西方的痕跡。而這個“土”正好像我們看上個世紀50年代初期的土油畫的代表作《地道戰》那樣,人們欣賞它,是因為那些不能適應時代的傳統藝術,因此,“土”的價值是超于藝術之外的。因為當年比較時興的是“重要的不是藝術”,重要的觀念,是新的創造,但藝術的“新”卻難以辨別。所以,今天,“重要的不是藝術”的“藝術”卻要了中國當代藝術的命。


image.png
 葉永青 《沉思》,1989年,油畫


  30年前的那些青年藝術家的作品,如葉永青的油畫《屋外的馬窺視的她和被她端視的我們》,其樸素的語言和不一般的內容被時代所接受,并把它列入到當代藝術的陣營之中,有歷史的語境。業界對葉永青的認可,實際上是對于中國本土藝術和青年藝術家的一種特別的厚愛,是時事造就英雄。


image.png
葉永青 《大招貼(之2))》1991-1992年,油畫


  顯然,在過去,我們如果說中國當代藝術是集體性模仿西方藝術,那你會遭到群起而攻之。那個時候誰都不承認這一點,都避諱說這個問題,說誰誰都不高興。但現在經過這個事件,大家都不約而同地承認了這個早期的模仿階段。這也應該感謝葉永青。


  模仿作為一個過程,在一個歷史的發展中有時會感覺到很重要。在20世紀以來的中國藝術教育的發展過程中,正是劉海粟、徐悲鴻模仿了西方人辦美術學校的方法,正是劉海粟模仿西方人畫人體模特兒和寫生的方法,才有了后來中國現代美術教育的發展。模仿作為一種起步,模仿作為一種學習,模仿作為20世紀以來中國藝術發展的每一個過程,每一個時間段都有其特別的意義之所在。關鍵是要勇敢的承認,并積極面對模仿有可能帶來的文化上的負面問題。


  今天在這樣一個在集體無意識之中,這一事件本身給很多人上了一課,最重要的是給中國當代藝術的評論家們上了一課。看看他們各自給葉永青所寫的評論,基本上都適應于那位比利時畫家。現在,那些曾經呼風喚雨的當代藝術評論家及其策展人也都承認并不知道這位比利時藝術家,可是,他們卻早已承認了他的風格、語言、形式,包括他的那些符號。這真是一個天大的笑話,但我們都不知道他的存在的時候,中國當代藝術評論家幾乎都集體認同了這樣一位不知名的藝術家,還有那些西方的收藏家,他們或有可能是始作俑者,或有可能是跟風而上。然而,只因為他的不知名轉移到中國知名的藝術家身上,這種經由多方面力量推動的藝術的轉換,讓人們看到了中國當代藝術評論中的若干問題。


  在這個事件沒發生之前,如果說中國當代藝術界的一些評論家不具有國際視野,或者說對西方藝術的知識不夠全面,或者對藝術的看法有失偏頗的話,那你一定會受到圍攻,同樣會受到嗤之以鼻。現在他們集體都承認了不知道這位比利時藝術家,當然一定還有很多不知道的,而關于評論的反思呢?實際上許多評論家,包括一些策展人,在席卷全球的中國當代藝術的潮流中,只是藝術的承包商和藝術的掮客。應該感謝葉永青,這一事件告訴那一部分人,當代藝術的生意有風險,經營要謹慎;評論也有風險,說話又有余地。更重要的是,不要因為生意火了,就忘了學習,應該像葉永青那樣更廣泛的學習,更深入的認識西方當代藝術。


  顯然,世界之大,要想讓中國的當代藝術評論家知道世界上每一位藝術家的藝術形式和風格,那是不可能的。包括西方的那些評論家,也不可能知道西方世界中那些二流畫家或者三流藝術家,因為世界上的藝術家太多了。因此,在我們存在的這個世界中,知識的盲點是客觀存在,而對于這種客觀存在,藝術評論界、知識界應該保留有謙虛的態度,應該保留有說話的分寸。當然,我們對于自己的不足應該有足夠的認識,對于葉永青的認識更應該看到他是怎么由當年的淳樸,怎樣由當年的“不堪和無奈”,變成了這幾年的游刃有余。


  面對中國當代藝術的越來越市場化、商業化的今天,葉永青為什么放棄了他早期的語言和風格,雖然他還保留著30年前的那種有時候“會有一種幻覺”的狀態,顯然是本質發生了絕然不同的變化。可以說,是中國當代藝術社會把他導引到了今天的狀態。他如果在自己的道路上前行而不為左右的話,他的一意孤行可能不會被那些評論家和策展人所認可,他也就不會像獵人那樣去尋找他的獵物。葉永青在中國當代藝術的潮流中,在集體的評論話語的誤讀中失去了自我,如此來看,實際上也是那些裝飾的評論害了他。他在他所希望的那些評論家的評價之中,久而久之的沿著這樣一條不歸之路越走越遠,“不想走在老路上,不想回到老地方”——那去哪里,這就有了今天這樣一種不堪的局面。


  葉永青告訴我們,不管在什么時候都不能失去對藝術的真誠和真摯。


  為了細讀葉永青,特提供一份關于他的不完全的評論目錄:


  王林《葉永青的創作道路》


  王林《文人眼底的中國——葉永青創作論》


  瓊·雷波德·科恩《葉永青》


  殷雙喜《葉永青:生活在歷史中》


  茱莉亞《碎片》


  朱其《涂鴉的自由仙境:葉永青的詩一樣的鳥》


  邱志杰《在<長征>)中認識葉帥》


  何桂彥《葉永青》


  李小山《葉永青——永不停歇的候鳥》


  陳默《快樂在心中飛翔》


  陸蓉之《葉永青,一位用思想作畫的鳥人》


  小鵑《畫個《鳥》!——葉永青的概念繪畫作品》


  呂澎《《鳥》的心路——葉永青的藝術歷程》


  孫冕《葉帥的那只鳥》


  羅伯特C.摩根《葉永青的(畫鳥):矛盾與現實》


  鄭乃銘《他不是在書寫現實的當代性 而是為過去描繪出一個當代的未來性——初讀葉永青》


  林善文《單飛的葉永青——側記葉永青香港個展及借題發揮》


  黃篤《在懷疑和否定中發現可能性——葉永青的<喜悅>》


  賴英里《葉永青——當代繪畫的八大山人》


  王婭蕾《葉永青:畫個鳥》


  賀江《追問——葉永青側記》


  李瑩(《財智》雜志)《葉永青》


  高千惠《工筆寫意下的文人涂鴉——有關當代中國文人畫何去何從的另類對話》


  句句《葉帥永青戲謔天空下的大師》 卷四對話與訪談


  《現代藝術》雜志記者《拾回碎片的記憶——葉永青訪談》


  林善文《一大把的回憶——葉永青訪談》


  管郁達《《對于任何時代我都愿意做一個業余者》——與葉永青的談話》


  王麗《遠行和寂寞之道——葉永青、趙野對談錄》


  栗憲庭  葉永青《<明鏡亦非臺>——葉帥和老栗對話錄》


  林善文《歷史的幸存者:不要把過去當作勛章——葉永青訪談》


  何桂彥《西南當代藝術三十年——與葉永青的訪談》


  杜柏貞翁子健《葉永青訪談》


  張光華《葉永青訪談》


  和麗斌《藝術家是提供另外的一種觀點和想象力的人——葉永青訪談》


  巫鴻  葉永青《<不想走在老路上,不想回到老地方>:巫鴻、葉永青筆談》


  徐聚一《小題大做與大題小做——葉永青訪談錄》

陳履生:此時,更應細讀葉永青

 
  編輯推薦
·索爾·勒維特:關于觀念藝術的幾
·Jackson Arn:我們談論藝術的方
·秦兆凱:當代藝術的困惑
·策劃人的學術性:高名潞與栗憲庭
·彭貴軍:習俗視野下的藝術展覽效
·一種介入式關系的疼痛 ——談蘇
·從社會學的角度來思考藝術
·該亞重臨:從“大寫”的科學與藝
·誰在挑戰前衛敘事的陳腔濫調?畢
·陳勝祥抽象繪畫——震撼人心的東
  精選圖片
  信息排行
什么是我們討論當代藝術史的基礎
藝術是謊言,但它述說真理
顏長江:畫畫就是畫照片?
江梅:吳冠中藝術的精神資源
中國畫廊沒能力代理藝術家?
文化的交叉點:論吳冠中的藝術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魯虹的當代藝
缺乏超越性的十年:新世紀十年來
念珠和筆觸
雙眸凝視的《天問》――與王勁松
關于我們    |   美術家百科入駐    |   聯系我們(總部)    |   各地分站    |   版權及申明

版權所有©2008-2018 中外視覺藝術院丨中外美術網丨最佳分辨率1024x768   
Copyright©2008-2018 www.972940.icu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備10005508號-2


手机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