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外美術網 > 學術 >?評論綜合

黃禾青:三個紀錄與一個皮影
信息來源:中國美術報 文章作者:黃禾青 發布時間:2018-01-04

云詭波譎的書畫拍賣市場,歷來就是奇跡的誕生之地。

  盡管我們對此早習以為常,但2017年12月17日晚北京保利12周年秋拍“震古爍今·從北宋到當代的中國書畫”專場的跌宕起伏和令人驚悚的拍賣佳績,數日之后的今天仍然讓我們心旌激蕩、血脈僨張。拍賣行、藏家、現場舉牌的女士和先生們,以及那些運籌帷幄的幕后金主精彩的聯袂演繹,共同噴繪了今年深冬季節書畫市場春天般火熱的圖景,以“震古爍今”的方式創造了中國書畫拍賣史上世界級的“三個紀錄”:一是催生了全世界最貴的中國藝術品;二是推出了首位跨入億美元俱樂部的中國藝術家;三是持續著唯一在世的中國畫家拍品過億的奇跡。下面我們就來看看這“三個紀錄”的背后究竟是些什么。

齊白石《山水十二條屏》

  首個紀錄。拍前估價5億的齊白石作品《山水十二條屏》在20多分鐘數十次競拍中,以9.315億元人民幣成交,成為全世界最貴的中國藝術品。我們從這件“世界之最”藝術品制造的超長過程就可窺它的機巧,從幾年前拍賣方某一權威人士將這件作品估價有意露底地試探“水溫”,到拍品背后故事和流傳有序的數次宣講,到今年全國一線城市和世界大都會巡展的宣傳造勢,到拍賣公司高層不同時段不同場合的有意“放風”,再到后期有選擇性藏家的商洽等步步相連、環環相扣的運作,與齊白石“詩、書、畫、印”四絕的世界級大師名號和超強氣場的交相輝映,“世界之最”的誕生也就順理成章了。

齊白石《松柏高立圖》

  第二個紀錄。2011年齊白石的《松柏高立圖》曾拍出了4.255億元的天價,然而僅隔不過6年時間,紀錄再次以驚爆的9.315億元的價格刷新(齊白石也因此成為跨入億美元俱樂部的首位中國藝術家),作品價格的增長率之高之快,猶如飛馳而不停歇的高鐵,瞬息之間沖出了人們的視野極限和思維空間。人們不禁要問:這樣的增幅合理嗎?就在齊白石《松柏高立圖》拍出天價后不久的2012年,藝術品市場專家李彥君曾指出:“齊白石的書畫,可以說前五年能夠賣一百萬一張都是十分少見的現象,然后突然漲到四個多億,你想一下這是多么大的跨度。應該說是十足的泡沫了,我們商代的青銅器、唐代的金銀器,甚至包括明代的畫、宋代的畫也沒有賣這么高的,所以這個是泡沫,這一點毫無疑問。”誰說不是呢?匡算一下齊白石一生所賣畫的價值總和,可能也難抵他拍場的這套山水條屏的冰山一角,這讓勤勉樸實、靠賣畫養家糊口的齊白石情何以堪!盡管這樣跨越時空的比較有些荒唐,但有一點是十分確切的,它不是齊白石想要的紀錄“泡沫”,而是拍賣方,亦或是藏家,亦或是隱形的金主,亦或是他們共同想要的紀錄“泡沫”——利潤。

  在大師云集的拍場上,第三個紀錄容易被人忽視,不易為人所察,而它恰恰是我們洞悉和解碼這些拍場奇跡的關鍵因素。那晚拍場中唯一在世畫家的拍品創造了他的歷史之最,他的指墨《十二山水條屏》如愿以償地以2.415億元人民幣成交,成為在世畫家的唯一。這位誓言要在80歲前將自己的拍品價格拍出超過畢加索作品價格的畫家正逐步實現著他的諾言,在拍場上飆車般上演著超越古人、超越今人、超越自我的奇跡。現在,藝術圈里總有一些奇怪的現象顛覆人們的“三觀”,活人喜往故人堆里扎,這與我們本民族的習俗相違背。但現在于他們而言,早已無所謂了。之所以毫無忌諱地陰陽混搭,中間的道道你懂的。

  當一些在世畫家的拍品與故去大師的作品同臺,并代表著“當代”與拍品拍賣前預期的天文數字在他們“御用”的拍場吊詭地契合時,以你善良而正直的眼光來看,大師們的藝術品在拍場是個什么東西呢?那些拍場上在世畫家天文數字的拍品是它自身價值客觀的反映,還是以大師的名譽有目標的制造?其實每次這樣的拍賣會后,事實和數據重復地給出了熱愛藝術的人們從情感上難以接受的答案:藝術在他們的拍場里不過是卑微的、無助的,一次又一次遭受戲耍的一個皮影;齊白石和齊白石們只是在他們的拍場上制造數據——利潤時,用于自我鑲金鍍銀和噴繪春天時必須扯來喬裝的虎皮!

  當一臉懵懂關注藝術品拍賣市場走勢的局外人正在為這些讓國人驕傲的驚人成績熱血沸騰和歡呼雀躍,為他們噴繪的春天吟誦著春天的禮贊時,也許那些由拍賣公司、藏家、舉牌的女士和先生們,以及隱形的金主正在觥籌交錯中舉行著“分贓”的“派對”呢!

  “三個紀錄”的背后在他們的拍場非什么新鮮事兒,不過是隱而不顯卻是行內人盡皆知藝術品拍賣哲學的升級版。

  有人要問,2017年11月26日世界上最貴的藝術品達·芬奇的《救世主》以近30億人民幣的高價成交如何解釋?是的。可他們也如我們這般陰陽混搭、拍品與藝術品混搭了嗎?拍場這樣的混搭誠信度在哪兒呢?當然也包括在他們的拍場制造的大師作品的數據。

  嗚呼!誰來規范藝術市場行為?又由誰來監督?我們呼吁了這么多年的結局為何還是他們各種類似混搭的“暗度陳倉”?

  如果我們不盡快制定和建構一套完整的藝術品市場的行為準則,不久的將來他們將依舊以藝術為皮影、以齊白石和齊白石們做虎皮,運用陰陽混搭、拍品與藝術品混搭等機巧繼續他們的“分贓派對”!

黃禾青:三個紀錄與一個皮影

 
  編輯推薦
·周至禹:瑪麗亞·阿布拉莫維奇的
·魯虹:中國的抽象與半抽象藝術
·商業化“弗里達”:被量產的反資
·基弗的繪畫:圖像與語義的裂隙
·誰在挑戰前衛敘事的陳腔濫調?畢
·光韻美學的重構——論傅小明《彼
·隨心所欲不逾矩——彭貴軍書法藝
·“黔中山水畫派”何以可能? —
·松井冬子:日本美貌與智慧并存的
·靜穆之美——專訪現代都市水墨畫
  精選圖片
  信息排行
淺談歐洲古典大型歷史繪畫的藝術
這是瑪麗-艾倫瑪克嗎?
智軍:離開攝影看影像
中國油畫發展的第三次浪潮(1978
“君民之學”與“新舊之學”
策劃第54屆威尼斯國際藝術雙年展
中國傳統藝術家為何沒有世界名氣
解讀拍賣行的黑名單
孫彥初:我們沉迷在這里
虛構,真實與幻想之間的灰色地帶
關于我們    |   美術家百科入駐    |   聯系我們(總部)    |   各地分站    |   版權及申明

版權所有©2008-2018 中外視覺藝術院丨中外美術網丨最佳分辨率1024x768   
Copyright©2008-2018 www.972940.icu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備10005508號-2


手机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