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外美術網 > 學術 >?專欄作者

【付曉東】雙年展的隱喻
信息來源:中外美術網 文章作者:付曉東 發布時間:2017-06-18

                                                           

     不知從何時起,雙年展沾滿了各式的隱喻,如同北京雙年展早已坦白了官辦主流的意識形態一樣,上海雙年展則映射了當代藝術在中國境遇的隱喻。2000年“上海·海上”第三屆上海雙年展,成為當代藝術合法化的里程碑般的標志。當代藝術以反對者的姿態,不合作的方式強硬而成功的挺出地面之后,面臨的卻是更大規模的淪陷。“如果不能徹底的消滅敵人,就加入他。”當藝術生產和藝術機制都不約而同的指向產業,思考性與批判性消散已盡的時候,即使不以大型主題性繪畫的強迫性面貌出現,與主流意識形態恐怕也只有一墻之隔。如果我們還在為當代藝術在上海的處境彈冠相慶的話,無疑是充滿危險的。我不知道當代藝術要跌落到什么地步,才會使人有所警覺。也許,在商業與消費、獎賞與懲戒的巨大力量面前,二次革命會被永遠的懸置,成為永不可及的彌塞亞。或者,我們今天所能做的,只是目送一個短暫的尚未完成的英雄時代,就這樣無結局的遠去……

一、超反諷

     為什么一定要批評上海雙年展?“沒有人知道潰敗的軍隊從哪一個人開始或者停止。”在當代藝術家們已經大規模的喪失了批判精神,拋棄改變的念頭,面對現實一無所為的時候,批評家依然要保守住最后的堡壘,不可喪失。批評的最大意義在于,它能夠促使作者的反省,哪怕只有一瞬。使一個拿到“商業許可證”的藝術家懷疑自己,比改變輕信而盲從的觀眾,需要更準確的判斷,更犀利的目光,更不介入的立場,和更不友好的性格。批評的前提是:藝術家首先被設想為一個可以行使自由意志使作品得以完成的人,而不是在客觀條件和邏輯關系的束縛下,一個從必然中走出的人。經管,只有在那些已經具有批評能力的人看來,批評才能真正成為批評。“超設計”的批判精神似乎僅只停留在畫冊的前言里,而沒有向實在逼近一步。可以說廣州三年展為地域性的討論做出了貢獻,其中“自我組織”的單元借用了哈維爾的理論背景,作品在展覽之中顯得不那么重要,強悍的展覽主題顯示了策展人的態度和立場。而上海雙年展則只見作品,不見框架,一個個著名大腕身手不凡,展覽主題中溫情的人文關懷卻被延遲,弱化了。它顯出一種小心翼翼的娛樂,對大眾處心積慮的討好。它聚集了這樣的一些作品,并獲得了試圖擴大自己在民眾之間影響的志同道合者的交口稱贊。在這個立志批判的展覽中,當代藝術家的名聲卻很容易被攻擊為:手工業者,中等偏下的思考力,視覺愉悅者,除媒體之外另一群娛樂大眾的人。

     奇怪的是,目光朝向未來的設計卻又流露出一種無傷感的鄉愁,如同身穿花衣的吹蕭者的懷舊的悲情。這種不經意流漏出的懷舊情緒,是當無意改變現實,無處可去的一種面對虛無的徘徊。雖然可以把這解釋為西方中心話語下的東方特殊性的自我建立,但這更象是曾經的英雄主義者長期的絕望的精神世界的隱喻,無家可歸的回歸之感。

二、超展覽

    穿同樣百褶短裙的姐妹倆,在眾目睽睽之下,闊步進入危險的鏡屋,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裙下的“無限的深淵”。不久,在可以看到自己影子的影象廳里又遇到她們。她們正在用拼和的裙擺擺出孔雀開屏的POSE,并合影留念。我們就是用這種方式理解了作品,也許,這就是理解作品的最好的方式。

     一片屏幕組成的天空,象征螢火蟲的亮點,緩慢的游移。兩側墻上,掛置著幾只撲捉網。受了作品誘引去拿網撲螢的時候,工作人員會立刻指出一塊標牌——“請勿觸摸”。這真是一個奇怪的組合,工作人員是在侮辱他人的尊嚴,而作品則在侮辱他人的智商。

     幾乎所有的藝術真/偽愛好者,都會有感興趣奈良美智的巨大的潔白的光滑的漆質南瓜卡通頭形象,產生基本的合影留念的沖動。而最具觀念性的是放在最顯著處的“請勿拍照”和“請勿觸摸”兩塊牌子,更多人依舊理直氣壯的在這三樣物品前合影。這使作品終于產生了意外的主旨:當人為的設立的規定缺乏合理性,違反人性正常的法則,不足以說服直覺的判斷時,規定只會遭到齊心協力的反復的踐踏。

                      

三、超作品

     這是一個最不奇怪的當代藝術展覽,它具備了所有當代藝術的外貌,卻幾乎沒有任何冒險精神。藝術從來只有一次性的原創,而濫套的表達卻始終有效。“濫套”服務于認同的經濟學,大眾習慣從最為省力和熟悉的接受中獲得快感。很多人做了一件“好”的作品,放在一起成為一個“好”的展覽。在展覽沒有開放之前,就已經獲得了承認。他們對大部分“好”的標準和“濫套”的手法表示尊敬,盡量的做到了引人注目,卻從不發人深省;形式花哨,卻決不感人肺腑。我們只能如同期待好萊屋電影一樣,期待著雙年展的視覺沖擊力的不斷升級,甚至還要忍受高潮過渡中的情緒調節。當視覺奇觀的夜宴完成最后一次華麗的打擊之后,雙年展還將走向哪里?

     雙年展擁有一個強健的胃,可以對稀薄的藝術圈流行資源進行再一輪的無情榨取。也許,我們應該更加謹慎的避免瀏覽藝術網站,參觀商業畫廊,逛藝術家工作室,才不會把一個大規模的美術館群展當成又一次的回顧,很不配合的輕易喪失了期待中的意外和新鮮感。也許,這是我們唯一可以期待的。

    當一個展覽不再承擔責任的時候,同時它也不再被賦予這樣的意義,為什么我們還要把它當作唯一的隱喻的對象去看待呢?或者,過份的期待和注視,只會使人變得不滿足,并且使一個小心翼翼,努力達標的雙年展被徹底的妖魔化了。

 

【付曉東】雙年展的隱喻

 
  編輯推薦
·【水天中】讀書札記——現代化與
·【王林】誰來批評許江?
·【余杰】意出塵外,怪生筆端——
·【彭德】當代藝術能進入美協的展
·【丁仲修】中國美協已淪為垃圾桶
·【畫家未君】鉄笛吹花齋 話語錄
·【丁月華】重視藝術家藝術觀念的
·【洪磊】多元的當代藝術應容“傳
  精選圖片
  信息排行
近觀與冥想――對自我世界的重構
當文本成為公案:關于吳冠中的藝
徐子林:誰還需要藝術區
【趙榆】贊“甌江草堂藏海上畫派
【洪磊】多元的當代藝術應容“傳
【彭德】:西安當代藝術概述
一塊臭豆腐,談談上海藝博會
一百塊和一千萬元作品區別有多大
【趙孝萱】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
【魯虹】走向多元化的新藝術格局
關于我們    |   美術家百科入駐    |   聯系我們(總部)    |   各地分站    |   版權及申明

版權所有©2008-2018 中外視覺藝術院丨中外美術網丨最佳分辨率1024x768   
Copyright©2008-2018 www.972940.icu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備10005508號-2


手机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