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外美術網 > 學術 >?專欄作者

【孫振華】黃鳴油畫的幾個關鍵詞
信息來源:中外美術網 文章作者:孫振華 發布時間:2017-06-18

草席是黃鳴的樂,也是他的苦;是他的繪畫符號,也是賣點。
     從1990年《夏日黃昏》開始,黃鳴的畫面上開始出現草席;到今天,他已經堅守了16年。在美術界,黃鳴已經有效地和席子連在了一起。說起黃鳴,——“就是那個畫席子的”。
     就像商業社會的品牌和商標,草席如今已經成為黃鳴的品牌和商標。
     這個道理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后期,中國藝術家基本上都明白了:繪畫要有自己的語言、樣式和符號,而且它們應該是原創的,獨有的。
     黃鳴選擇了草席,既是描繪的對象,同時這種對象也正好契合了黃鳴所要體現的精神。我相信草席與黃鳴的個人經驗有著密切的關聯,這種關聯本身就是一種往日敘事。如今在空調房間里渡過夏日的孩子們,他們的生活與草席無關,他們的睡眠與苦夏無關,他們可能沒有任何關于草席的經驗。
草席是一種正在消失的日常生活的物品。可是,“夏日”、“黃昏”、“草席”,這種記憶對于在潮濕、悶熱的長江邊長大的黃鳴來說,一定印象深刻。如果草席在現今的城市生活中,正在悄無聲息地退場,但對藝術家而言,那些炎熱的日子,那些草席上的夢,在他的個人經驗中不會退場。
     席子上的黃鳴,享受著草席給他帶來的繪畫的快樂以及成功的喜悅;同時他也陷入了一場與草席曠日持久的搏斗。草席銷蝕著他的青春,他的生命。編織草席的過程,是一個人的戰爭,一個人的修煉,一個人的參禪……。寂寞、單調、重復,必須一個人面對,這與其說是畫畫,不如說是一種心性的修煉。
      每當想到這里,我一方面佩服黃鳴,佩服他的專注和定力;同時也懷疑符號,符號真的就那么重要,那么不可舍棄?

尤恩?烏格羅

      尤恩?烏格羅是黃鳴的精神導師,同時也是黃鳴主觀需要的一種投射。當黃鳴需要通過一個名家來印證自己的精神氣質,并且需要一種和這種氣質相適應的繪畫方法的時候,尤恩?烏格羅適時地出現了,這讓黃鳴興奮不已。
      這位來自英國的油畫家,在中國美院油畫系擔任外教的時候,黃鳴對他格外傾心。我以為最重要的,還不是尤恩教黃鳴畫畫,而是尤恩給了黃鳴信心,給了黃鳴一種選擇,讓他堅定了自己畫法的合理性。
      也就是說,通過尤恩?烏格羅,黃鳴在尋找自己。
      在藝術家當中,黃鳴在性格、氣質方面屬于少數派。他冷靜,理性;做事情有計劃,有條理,思路清晰。這些個人先天的稟賦是無法改變的。尤恩在美院任外教的時候,我也在美院,但是沒有接觸過他。從畫面上看,尤恩繪畫的造型簡潔明快,結構清晰準確。尤恩的這種長于分析的理性精神讓黃鳴找到了自己。
      黃鳴的聰明在于,他沒有簡單地學尤恩,摹仿、照搬尤恩;而是將自己和尤恩相似的精神氣質轉化為自己的繪畫語言和符號。
     在黃鳴的靜物和草席中,也充滿了這種分析的、理性的精神。是的,從人文的角度說,黃鳴的這些畫面是懷舊的,有時候是憂郁的,感傷的;但是它們是在理性精神觀照下的,清醒的懷舊、憂郁和感傷;而不是跟著感覺走的情感泛濫。
     黃鳴的畫面建立在一個整體性的布局和精心構筑的營造中。無論是草席還是靜物,畫面中的一絲一縷都充滿了嚴謹,都讓我們感到了尤恩的在場。

傳統
   

     黃鳴喜歡說傳統。
     傳統對于黃鳴有兩方面的意義:一是油畫藝術的寫實傳統;二是通過描繪靜物希望表達的中國文化傳統。
     這里只說第一個傳統。
     黃鳴堅定地選擇了油畫藝術的寫實傳統,看來他會努力將這種傳統進行到底。
     油畫中的寫實傳統是一種精英文化,它意味著規范,意味著儀式,意味著體制化。相對于流行,寫實傳統是有“語法”,有標準的。
     精英文化層階分明,它有高級的、低級的;典雅的與粗俗的區別。流行的藝術則根本不屑于作這種區別。由于沒有這種層級感,所以流行藝術在表現方式和評價標準上有自己的一套規則。流行的藝術追求新穎,看重的是“現在”;所以,它在消解層級的同時,也對精英文化的隱秘意味熟視無睹。
     黃鳴靜物的往往有隱秘的寓意和神圣的內涵,它的目標指向是致力提升人的內心世界;然而流行藝術則指向的是對人的欲望的滿足和來去匆匆的文化消費。它們可以根據市場供需狀態調整產品的供應結構,對于生產速度極慢的黃鳴來說,這真的不是個好消息。
     黃鳴選擇了傳統,意味著他選擇了一條有著終極目標的道路,一種通過個人的不斷提升而逐漸達到預期的目標的道路。因為傳統本身就是一個參照,它有一套依靠自身規范所形成的指標系統。只要走在傳統的路上,那么這個過程將是漫長的,也是艱苦的。
     流行的藝術對精英藝術構成的挑戰是,它沒有逐級上升的常規模式,它完全可以一夜成名,當然它也可以馬上銷聲匿跡,因為他們的成名沒有一套可以量化的成就標準作為依托,它的成名或者被人淡忘都是難以預料的,它的運行邏輯是文化消費的需要以及大眾的趣味和注意力。
     選擇傳統就是選擇體制性生存,這里沒有太大的意外和驚奇,有的是日積月累的功課,皓首窮經式的參悟,有時候它可能還很壓抑。

中國靜物
   

     在我的印象中,黃鳴好像沒有戀物癖,也沒有什么收藏。他畫的靜物中的那些道具大部分是借來的。
     黃鳴喜歡畫具有中國身份的靜物,而且是古舊的靜物,這其實是一種繪畫政治。
     通過油畫中的中國靜物,讓這種外來的畫種和傳統的中國產生聯系,讓它的西夷背景通過中華文化的積淀物加以沖淡,讓西方式的油畫獲得一種中國的民族身份,對于畫家而言,這是一種相對不錯的文化策略也是地緣政治的策略。
     在全球化的浪潮中,黃鳴通過描繪中國靜物,為油畫這種目前在世界范圍內具有普世性的藝術樣式注入了一種“地方性的知識”。所謂地方性的知識,是民族的,地域的,另類的,還沒有進入教科書的,還沒有進入油畫譜系的知識。
     黃鳴的這種努力,讓油畫的傳統和中國的傳統之間產生了關聯,這使他的精英主義的理想中,多少也有了一些“時尚”的意味。

【孫振華】黃鳴油畫的幾個關鍵詞

 
  編輯推薦
·【水天中】讀書札記——現代化與
·【王林】誰來批評許江?
·【余杰】意出塵外,怪生筆端——
·【彭德】當代藝術能進入美協的展
·【丁仲修】中國美協已淪為垃圾桶
·【畫家未君】鉄笛吹花齋 話語錄
·【丁月華】重視藝術家藝術觀念的
·【洪磊】多元的當代藝術應容“傳
  精選圖片
  信息排行
近觀與冥想――對自我世界的重構
當文本成為公案:關于吳冠中的藝
徐子林:誰還需要藝術區
【趙榆】贊“甌江草堂藏海上畫派
【洪磊】多元的當代藝術應容“傳
【彭德】:西安當代藝術概述
一塊臭豆腐,談談上海藝博會
一百塊和一千萬元作品區別有多大
【趙孝萱】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
【魯虹】走向多元化的新藝術格局
關于我們    |   美術家百科入駐    |   聯系我們(總部)    |   各地分站    |   版權及申明

版權所有©2008-2018 中外視覺藝術院丨中外美術網丨最佳分辨率1024x768   
Copyright©2008-2018 www.972940.icu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備10005508號-2


手机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