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外美術網 > 學術 >?專欄作者

【水天中】讀書札記——現代化與民族性
信息來源:中外美術網 文章作者:網站編輯 發布時間:2017-06-18

水天中

 

1,藝術民族性的環境與前景   

      藝術的民族性問題,實際上是一個“現代化”的問題——中國古代的詩人、畫家沒有思考過所謂“民族性”問題,是因為他們不存在這一環境,不可能感受到這種挑戰。

      當然,古人有古人的民族文化態度,古人的文化態度并不一定適合我們今天去弘揚。最典型的就是所謂“夷夏之辨”。“內華夏而外夷狄”——中原文化是處于東夷、西戎、南蠻、北狄之間獨一無二的文化光明。是故“用夏變夷”,而不可“用夷變夏”。

       雖然歷史走過了幾千年,中原文化早已被四邊的蠻夷搞得無復當初面目。但在藝術上,這一類思路卻一直綿延不絕。20世紀30年代,由陳立夫、陳果夫兄弟代表的國民黨右翼,發起“民族文化復興運動”,為配合這一運動,上海十教授發表“中國本位文化建設宣言”。傅抱石、鄭午昌等人在“民族文化復興運動”高潮中的言論,如“中國繪畫……真可以伸起大指頭,向世界畫壇搖而擺將過去,如入無人之境一般”等等,就是這種思路的代表。

       我理解傅抱石、鄭午昌當年的心態,但無法贊成他們的那些言論。不是反對他們對傳統文化的熱情,而是因為中國文化的實際境遇遠沒有它們描述的那么樂觀,我們面對的絕對不是“無人之境”。那樣說的積極意義只能是壯膽,在局外人看來,則是一種脫離現實的自慰。

       歷史的發展迫使我們改變固步自封的心態,在政治、經濟、軍事以及日常生活方式上都已經“西化”了的今天,唯有我們的藝術,特別是我們的繪畫,繼續延續著傳統形式。今天仍然可以從當初的“民族文化復興運動”中的極端民族主義言論中尋找行事依據的,幾乎只有中國畫這一方凈土了。

       藝術民族性的關鍵在于藝術的生存環境。如果弘揚中華文化是現實可行的話,它必須成為全社會綜合性的行動。文化藝術的基礎是經濟,文化藝術的框架是社會制度,文化藝術的靈魂是本民族的思想體系。而我們在這幾方面已經充分“西化”,至少是以西方之是非為是非了。今天我們保存和振興民族文化的復雜性,在于這些要素早就“非民族化”了。在經濟“全球化”無可抵御的今天,我們有必要檢討,我們在文化方面的政策和行為究竟是向“全球化”傾斜,還是向民族化傾斜呢?

       不談遠的,只要看看由政府全面控制的電視節目,就會深切地感受到西方化、日本化的努力是何等熱烈和有效。且以當年“非典”形勢嚴峻關頭電視節目的表現為例,電視編導者竟然乞靈于日本神道教的“千紙鶴”,英國丘吉爾發明的“V”字手勢和蘇聯斯大林時期風格的歌曲……。人們在生存危難之際,免不了呼天叫娘,這可以說是人的本真。我們的電視編導的“本真”是什么?而在一年四季晝夜不斷的武俠片和動畫片中,日本文化不僅浸染了角色的語氣和故事的敘事方式,甚至改變了人物的民族形象。勿謂言之不預——有朝一日,普通中國人將以日本人的模式想象和改造自己的祖先。始作俑者就是我們中央和地方的電視臺。

       當一個社會以百分之九十九的能量和熱情努力于“非民族化”的時候,有沒有可能僅靠百分之零點幾的能量和熱情來保衛本土文化?這是我對當前中國繪畫民族化前景的基本憂慮所在。

2,“和而不同”的兩重涵義

       處于新舊世紀之交的中國知識分子,顯然要清醒得多,在憂慮中國本土文化被同化的時候,認真思考現實的應對方法。于是提出了全球各種文化“和而不同”的主張。其代表者是費孝通先生,他以簡單明了的四句話說明“和而不同”的內容:"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與共,天下大同"。這里的“和而不同”,是指各民族文化之間的關系,特別是中國文化與歐洲文化,與伊斯蘭文化,與印度文化之間的關系。他期望經由文化之間的互相尊重,發展到真正的“天下大同”,即人類文化多元并存的一體化。這一點似乎沒有人反對,分歧只在于這種理想的現實可行性有多少。

       歐洲的一些思想家認為,異種文明可以作為檢驗(觀察)歐洲文明得失的“他者”,因為人不可能囿于自己的認知、感情圈子來客觀地衡量自己。而目前只有中國文明“是在與歐洲沒有實際的借鑒或影響關系之下獨自發展的、時間最長的文明”,可以作為歐洲人反思自己文明的鏡子。反過來說,近代中國文人早已采取同樣的思路對待歐洲文明,他們拿歐洲文化來對照我們的傳統文化,這才有中西文化優劣的爭論以及隨之而來的變法維新以及一系列的開放改革。

      在藝術領域,中國畫家大都信奉文化相對主義,他們認為不同民族間不同類型的藝術是不可比的,是應該“和而不同”的。但在對待中國畫內部問題時,他們往往變成文化絕對主義——以明清文人繪畫的規范來排除異己。近年中國畫理論界對外部的相對主義與對內部的絕對主義,不是真正的“和而不同”,而是一種斗爭策略,一種權宜之計。

       問題在于“和而不同”的單位是什么?除了民族與民族之間的“和而不同”,一個民族內部是不是也應該實行“和而不同”?對外部鼓吹“和而不同”,對內部實行強制原則。算不算“和而不同”?秦暉提出了“強制同化”概念,他認為“和而不同”首先是指每個人之間的和而不同。

       一切真正有生命力的"文化",在它能夠凝聚人心以抵制外部之強制同化的同時,也決不需要在自己內部搞強制同化。文化多元化必然是“文化際”多元化和文化內多元化的統一,“和而不同”、“各美其美”不僅應當是“文化間”關系的準則,而且更應當是一個文化共同體內部人際關系、不同價值之關系的準則。(秦暉《“制度碰撞”與“文化交融”:全球化中的兩種景觀 》)
彭德在他的文章里多次將中國的纏足與西方的隆乳等量齊觀,認為這兩者都屬于陋俗,不應該厚此而薄彼。但他恰恰忽視了一個本質性的區別:前者是制度化的強制同化,而后者是個人性的自由選擇。類似的例子是滿清入關后推行的剃發蓄辮與現在年輕人摹仿貝克漢姆的古怪發型之比較,前者是“留發不留頭”的強制同化,而后者卻是個人的自由選擇——他剃自己的頭發而與別人的發式無關,并不強制要求大家都和他采取同樣的行動。自由選擇才談得上多元并存,如果在自己選擇之后認定除了他的選擇之外的其它選擇全都是損害健康,影響節約,破壞環境,有傷風化,禍國殃民……于是強制別人作同樣的選擇。這當然不是什么文化選擇,而是一種強制同化。

       “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與共,天下大同”的理想,首先應該是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準則,進而推之于團體、流派、國家、民族之間。“和”即調和,它的本意就有相反相成的意味,中國古人的“和而不同”,首先是指華夏文化內部的人際關系理想。今天將民族內部各種學派、主張的關系準則推向不同民族文化之間的關系,可以說是儒家理想的現代化。保存中國藝術民族特色的基本思路亦當如此,無論是“強制同化”還是“強制不同化”(伊斯蘭原教旨主義者對本國民眾看電影、聽音樂、穿西式服裝、吃外來食品……一律采取極端手段,就是“強制不同化”的例子)都不符合21世紀人類進化的大勢。

        秦暉的文章還探討了對“文化”屬性的理解,“儒學、基督教、伊斯蘭教等等,應當多元并存,但異端審判與信仰自由可以并存嗎?如果后二者可以并存,前三者就絕對不能并存;如果前一種意義的‘文化’要多元并存,我們就只能贊成信仰自由,而不能容忍異端審判”。這里的矛盾就在于實行異端審判時期的基督教,根本就沒有多元并存的念頭。只是在基督教拋棄了對內部的異端審判之后,才會有后來西方學者關于多元并存的思考。歐洲知識分子正是在基督教的“異端審判”,納粹德國為純化雅利安人種的“種族滅絕”和斯大林的大清洗、勞改營之后,才得出自由優先于文化的結論。這一說法的出現,真是歷經千難萬險千回百折。

1 2

【水天中】讀書札記——現代化與民族性

 
  編輯推薦
·【水天中】讀書札記——現代化與
·【王林】誰來批評許江?
·【余杰】意出塵外,怪生筆端——
·【彭德】當代藝術能進入美協的展
·【丁仲修】中國美協已淪為垃圾桶
·【畫家未君】鉄笛吹花齋 話語錄
·【丁月華】重視藝術家藝術觀念的
·【洪磊】多元的當代藝術應容“傳
  精選圖片
  信息排行
近觀與冥想――對自我世界的重構
當文本成為公案:關于吳冠中的藝
徐子林:誰還需要藝術區
【趙榆】贊“甌江草堂藏海上畫派
【洪磊】多元的當代藝術應容“傳
【彭德】:西安當代藝術概述
一塊臭豆腐,談談上海藝博會
一百塊和一千萬元作品區別有多大
【趙孝萱】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
【魯虹】走向多元化的新藝術格局
關于我們    |   美術家百科入駐    |   聯系我們(總部)    |   各地分站    |   版權及申明

版權所有©2008-2018 中外視覺藝術院丨中外美術網丨最佳分辨率1024x768   
Copyright©2008-2018 www.972940.icu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備10005508號-2


手机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