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外美術網 > 學術 >?學術對話

高鵬:回歸與未來
信息來源:東方藝術 文章作者:網站編輯 發布時間:2017-09-11

今日美術館館長

東方藝術·大家:回顧2016年今日美術館所舉辦的展覽,學術梳理成為重要的關鍵詞,在走過了“溫度”和“未來”的兩年,您是如何看待今年這個“學術”之年?

高鵬:“學術之年”是我接任館長以來一次整體的回歸。

2013年剛接手今日美術館時,為了保證美術館平緩、健康的持續運營,我們提出了一個“溫度”的概念,希望以較少的資金投入,帶來較大的社會影響力,我們希望拉近美術館和觀眾、藝術家、理事會的關系,于是就做了很多和身體、互動、聲音相關的藝術項目,希望大眾對美術館有一種新的關注,于是就命名為“溫度”,它也是一種與觀眾之間的能量交換。第二年,在維系了之前的發展狀態之后,我們又提出了一個“未來”的口號,同時,也把精力注入到今日美術館-未來館的建設,助推科技與藝術的發展,推出一批網絡時代的藝術家,算是一個新的方向。經過了兩年的摸索,整個團隊也進入了一個穩定期,資金相對穩定,也有信心主辦大型國際展覽,于是在2016年初就提出了“學術”的概念。

東方藝術·大家:2016年作為新的“學術”之年,在展覽安排上又有哪些精心的策劃?

高鵬:學術研究對于美術館來說也是至關重要的,在一月初,今日美術館與藝術研究院一起合作了大型的《中國抽象藝術研究展》(后文簡稱《抽象展》),這次展覽集中展現了中國抽象藝術的發展現狀。之后,我們推出了廖雯老師策劃的《假園》,作為中國當代藝術的早期見證人之一,她在經歷了三十年藝術變革之后,審時度勢提出想法,利用中國的園林形態創作出當代藝術新的可能性。在年中,美術館又推出了《啊昌》個展,將行為藝術引入美術館,并以文獻的形式與觀眾見面。同時,今日美術館還資助了行為藝術研究中心,出版了一本《行為藝術年鑒》。在2016年年底,時隔六年的《第三屆今日文獻展》(后文簡稱《文獻展》)拉開帷幕。這個展覽與年初的《假園》相呼應,從國內外藝術發展角度出發,進行一種深度思考。除此之外,我們還安排了大量的青年藝術家扶持計劃,希望以個展、群展的形式,梳理和總結中國當代藝術的發展和變化。

東方藝術·大家:您為何在眾多展覽中選擇它們作為“學術”之年的代表?

高鵬:之所以會在全年的不同時期推出:《抽象展》、《假園》、《啊昌》、《文獻展》,是因為它們代表了我們對于中國藝術三十年發展的回顧。其中所展出的作品很多是被人們所忽略的,像是行為藝術、網絡交互藝術等,這些展覽填充了傳統架上藝術的形式。對于美術館來說,我們已經嘗試了大量的藝術形式,但還是希望進一步擴展藝術本身的話語范圍。因此在新的一年,我們會持續對于“學術”的關注與尊重,并且以更加多樣化的手段加以呈現。

東方藝術·大家:時隔六年的醞釀,《第三屆今日文獻展》再次回歸大眾的視野,這其中又包含了哪些挑戰?

高鵬:《今日文獻展》的成功開幕,代表著今日美術館有能力再次承擔大型文獻主題展覽項目。做這種大展覽,它的資金投入以及人員投入都是十分巨大的,展覽經費在三百萬到四百萬之間,整個展館的運營費用一個月大概在一百五十萬左右,加上布展至少需要四個月的時間,因此整個展覽需要籌集到八百萬以上的資金。對于一個運營了十二年以上的民營美術館來說,在保證自身運營的同時,還要持續主辦這樣大型的展覽,其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挑戰,同時也是一種象征。本次展覽還得到了國家藝術基金、政府相關部門的支持,也感到十分榮幸。

第三屆今日文獻展現場

東方藝術·大家:2016年,藝術與大眾的關系前所未有的緊密,今日美術館在藝術航海項目也做出了很多嘗試,您是如何看待這一項目的?

高鵬:2016年的《航海項目》對于今日美術館來說是一個突破,這個項目的提出源于博伊斯—“人人都是藝術家”的觀點。正如博伊斯所希望的那樣,我們將學術塔尖的展覽融于公眾的視野。這次的航海項目第一次得到了贊助商ThinkPad的支持,這個品牌的口號是“成為一個時代的思想者”,也與本次展覽的觀點達成共識。此次航海項目的參與者包括了藝術家、收藏家、企業家等各個層面,再通過直播與展覽的方式去影響更多的受眾。同時也能使收藏家、企業家與藝術家進一步接觸,真正的理解藝術品、了解藝術創作過程,不只是因為一件作品的市場價值進行收藏,而是通過感受藝術的魅力,進行一種有情感、有溫度的收藏。本次航海行程延續了當年博伊斯所走的蘇格蘭航海路線,在擴大藝術家自身的影響力的同時,也是一種社會化、參與性的群體活動,契合了博伊斯提出的藝術理念與主旨,也給每個航海參與者一個難得的了解、參與,創作當代藝術的機會。

須有作為藝術航海花絮

東方藝術·大家:公眾對于美術館的認知基本停留在展覽層面,并不了解作為一個系統的美術館是如何生長的,您如何平衡今日美術館的系統發展?

高鵬:要想讓大眾了解整個美術館的系統,首先就是公布我們的年報,就像一個上市的企業,去公開自己一年的成果,這種做法也得到了業內的一致好評。它反映出一個美術館的自律性,不斷完善自身的架構、運營以及生長機制,美術館不再是單純的展覽場地。我們會將年報作為一個副刊,隨年終合刊同時發放,呈現出一個完整的、系統的,透明的藝術發展及美術館運營脈絡。公眾如果能看到的話,將會對今日美術館有一個更加系統、直觀的了解。

東方藝術·大家:今日美術館從2002年成立至今,即將跨入第十五個年頭,作為一位年輕的館長,您是如何保證美術館的良性發展的?

高鵬:美術館的良性發展首先是不能將國外的經驗直接“拿來”,必須有一個本土化的過程。包括我們現行的理事政策,經過多次協商已經與理事會達成了共識,比如將禮品店、出版等收入都用于美術館第二年的展覽教育中等,這種機制在國外可能非常平常,但在國內還是需要理事會慢慢的理解,尊重與支持。同時今日美術館還建立了基金會,可以面向社會進行公開征集,并可以給捐贈個人,捐贈企業開據捐贈發票,以及美術館藏品完整的保險,國外展覽的批文資質等,這些都是美術館經驗,體制上的完善與發展。另一方面就是產業的拓展,包括了藝術衍生品開發、禮品店書店的經營、出版公司、發行公司、三本雜志,幾個網站及新媒體開發等。我們是在學習的過程中逐漸落實,并且體制化、梳理化、規范化,保證美術館的良性發展這是一個長期而艱巨的過程。

東方藝術·大家:在即將到來的2017年,今日美術館會推出哪些新的項目?

高鵬:在整體的規劃中,我們明年將要開設一個全新場館叫做T-BOX(Today Art Museum Box)。這個場館將加入實驗電影、實驗戲劇,實驗音樂和舞蹈等相關項目,并將它們全部都聯動起來。啟動了這個項目,無論是在內容方面,還是資金方面,本身就是一種新的嘗試。我們會邀請國際上年輕的電影策展人,希望與他們合作,共同完成具有代表性的影展,同時也會和國內優秀的舞團、劇團進行合作,將T-BOX館打造成為一個現場,可觀看、可體驗、可互動的多功能現代藝術場館。

東方藝術·大家:T-BOX館的創建對于大眾來說可謂是一個完全陌生的概念,請您介紹一下創建T-BOX館的初衷源于什么?

高鵬:在提出“溫度”的那一年,就已經開始籌劃T-BOX館的建設,只是到現在為止條件更加成熟。目前,世界上很多先鋒的美術館都在探討“身體”與美術館的關系,它們從舞蹈,戲劇等現代藝術角度出發,填補了架上藝術單一模式的空白,同時也是對以前不能稱之為“藝術”的領域進行拓展,并與學術一起進行螺旋式發展。美國紐約視覺藝術學院主席 Susan Anker也曾指出:當美術館成熟到像一個地牢的時候,就只能做一些所謂的成熟“學術展”,那時藝術表達的意義就喪失了,就像去博物館看木乃伊一樣,成熟的藝術家失去了創造力,新的藝術家也失去了展示平臺。今日美術館當然不希望如此,于是就在2017年推出了T-BOX館,聚焦視覺、聲音、肢體藝術、互動藝術,讓不同領域的藝術家不斷嘗試各種新興藝術形態,持續激發創作力。

東方藝術·大家:T-BOX館的運作形式以及展覽方式在國內也算是首屈一指,還請您以T-BOX館為主為讀者做一個詳細的介紹。

高鵬:這個館的具體細節現在還在溝通、設計。目前根據功能的劃分:首先會安排一個主廳進行音樂、舞蹈、戲劇表演,以及電影的放映;其次還有兩個排練廳,進行音樂、舞蹈、戲劇以及行為藝術的日常排練;最外圍是餐飲和禮品;樓上會有給演員安排的休息室,以及進行學術研討的小型會客廳。這也只是一個初步的構想,今后會根據設計的實施以及經費等實際狀況,與T-BOX館外觀的設計者王暉,內部空間的概念設計者木馬劇場的創始人等進行具體的溝通。T-BOX需要不斷地拓展新的領域,具有先鋒性質,可以跟國際藝術趨勢產生新的對話,從而不斷推陳出新一些新的內容。美術館在面對發展的過程中,創新、打破藩籬是必須的。也正是這種不斷創新、立足當下的精神,使越來越多的國際大型美術館愿意與今日美術館合作,他們會覺得我們所關注的點和所做的事,是可以和他們相對接的,是存在于同一個話語體系中的,這樣就可以達成一個對話的基本前提。

湯婷婷、關航宇、紀托、道吉加《失衡游戲》現場

東方藝術·大家:今日美術館對于青年藝術家的關注度一直很高,隨著藝術界“青年熱”的逐漸平穩,下一年還會推出相關項目嗎?

高鵬:青年藝術家的培養是一個美術館的基本責任,對于一家美術館來說,除了做基本的學術展覽之外,就是對青年藝術家的推崇。美術館需要和青年藝術家一起成長,并發掘新的創作形式、激發新的可能性。今日美術館在青年項目上推出了三個層次:第一是以海選及專家推薦相結合的方式為主的群展,去發掘年輕的藝術家;第二個是“找朋友”項目,由第一屆的參展藝術家推選出第二屆的參展藝術家,以這種方式進行類推,由于藝術家的不確定性,也碰撞出很多新的可能;第三個是“七天藝術項目”,今日美術館會將主館拿出來,給年輕藝術家、藝術團體進行個人的藝術展示。今日美術館將通過海選、群展、個展的方式不斷突出新的藝術家。明年的未來館、T-BOX館也會增加對青年藝術家的選拔,給予他們更多自我展示的機會與平臺。

東方藝術·大家:在藝術公共教育方面,今年有哪些特別的項目?效果和影響如何?

高鵬: 2016年今日美術館先后進行了700多場公共教育活動,其中主要是面向社區,并以兒童教育為主要方向,我們的團隊在社區服務和兒童教育方面也做出了大量的工作。同時今日美術館將公共教育活動與各個大學進行聯動,使《文獻展》走進中央美術學院,《抽象展》走進北大,清華等高校,同時還與豆瓣合作,推出了參觀量很大的社區展覽。教育部同事的勤奮度是值得肯定的,在明年,隨著T-BOX館的開幕,還會增加對電影、戲劇和舞蹈方面的教育活動。

東方藝術·大家:今日美術館非常榮幸地成為紅樹林七星酒店的藝術顧問,您是如何看待這件事呢?

高鵬:2016年底,今日美術館和三亞海棠灣紅樹林七星酒店合作,并擔任他們的藝術顧問,這本身是拓寬了美術館資金籌集的可能性。我們將這份收入用于之后的展覽及年輕藝術家扶持項目中。美術館與酒店的合作模式可謂是互利共贏,美術館可以給酒店的顧客帶來完全不一樣的藝術感受,我們不僅僅是把一些藝術品放到酒店,而是從整體的藝術概念出發,讓酒店的整體形象和藝術發生真正的聯系。目前我們已經和青島紅樹林酒店,海南三亞灣紅樹林等多家酒店合作。

兩地三代四十載展覽現場

東方藝術·大家:2017年,也是您擔任美術館館長的第四年,您個人有哪些體會?

高鵬:在我看來,中國需要更多能夠堅持十年以上的民營美術館,缺少文化品牌的沉淀的過程。我們通常會在短時間內就產生無數個想法,很多人都有宏圖、抱負、想法,但是能堅持完成的很少。中國很多民營美術館館體建設并不比國外差,之所以沒有得到國際上廣泛的認可,是因為我們缺少一種美術館品牌文化的積淀。今日美術館在十五年的發展中,經歷了高峰、低谷,再發展的循環,而這就是文化的沉淀,也是形成品牌價值的必經過程。今日美術館以自主運營的方式堅持了這么多年,其穩定性及品牌價值也得到了一些大型企業、國外藝術機構的信任。很多新建民營美術館會把今日美術館作為一個參照的標準,我們在彼此參照學習中共同成長。經歷了這么多年的摸索,今日美術館現在正在以一種良性的方式發展,我和整個工作團隊都會覺得這個工作很有價值、很有意義。

先鋒跨媒體藝術家田曉磊 (左) 今日美術館館長 高鵬(中)先鋒跨媒體藝術家吳玨輝(右)

高鵬:回歸與未來

 
  編輯推薦
·孟祿丁:“元”是初始,動態是生
·徐冰:《地書》表達的是普天同文
·藝術史學家加布:如何理解非洲女
·高鵬:回歸與未來
·李然: 箭與靶——超越媒介的差
·巫鴻:中國美術對人類美術史做出
·行訪山水 追嗅墨香——訪畫家湯
·超越觀念的界限——王智遠訪談
·【TANC專訪】與巴塞爾藝術展總監
  精選圖片
  信息排行
王慶松:我的態度就是我的作品
走近吳冠中---吳冠中談話錄:遠
關于中國畫的基本理念及現狀——
走近吳冠中---吳冠中訪談錄
方力鈞:像野狗一樣生存
馬丹專訪:走向虛幻世界的背影
黃曉華:非贏利空間最缺乏政策法
馮斌訪談:從水墨出發
尚揚:藝術是我一生最聰明的選擇
南溪、冀少峰、鄭荔三人談
關于我們    |   美術家百科入駐    |   聯系我們(總部)    |   各地分站    |   版權及申明

版權所有©2008-2018 中外視覺藝術院丨中外美術網丨最佳分辨率1024x768   
Copyright©2008-2018 www.972940.icu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備10005508號-2


手机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