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外美術網 > 學術 >?學術對話

鍥齋對話: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陳振濂
信息來源:中外美術網 文章作者:網站編輯 發布時間:2017-03-16

鍥齋對話·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陳振濂

  時 間:2017年3月10日

  地 點:北京

  對話人:陳振濂 李世俊

近日,全國“兩會”正在北京舉行,關于文化方面的議題再次成為眾人關注的焦點,不僅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占據了濃墨重彩的一筆,而且多個有關文化的提案也受到了各方關注。2017年3月10日,陳振濂先生于參會間隙接受了《中國書法報》的采訪,與中國書法報社社長、總編輯李世俊就相關問題展開討論。

陳振濂,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中國文聯副主席、中國書協副主席。陳振濂先生是全國人大代表,同時也是一名書法家、書法工作組織者,擔負著繼承弘揚中華傳統書法文化的重任,對于中華傳統文化與書法的關系、書法與漢字的關系等議題有著獨到而深刻的見解。擔任全國人大代表五年來,陳振濂先生對于漢字文化給予了高度重視,他在深入研究和調研的基礎上提出了多項與漢字研習、傳承有關的議案,包括《在全國設立“漢字書寫日”以提倡文字“書寫”,確保國家文化安全的建議》(2013年)、《關于呼吁全國人大立法設立“漢字書寫日”以重視中華文明傳承的議案》(2014年)、《關于在國家層面有序組織“漢字文化工程”并啟動〈漢語文字保護法〉立法的議案》(2015年)、《樹立漢語文字“尊嚴”,提高民族自信,為〈漢語文字保護法〉立法做充分社會文化準備》(2015年)、《啟蒙教育價段,弱化拼音教學,強化字形記憶以確保漢字基因穩定承傳的建議案》(2016年)、《在小學初始教育中以“文字書寫”取代“拼音居先”,守護漢字文化傳統的建議案》(2017年)、《“漢語拼音”還是“漢字拼音”?——關于互聯網時代漢字教育“起點”問題的建議案》(2017年)等。這些提案每次一經提出,都會在文化界內外引起廣泛討論。

與此同時,陳振濂先生的視野不僅局限于漢字文化,他對民生、教育、電子商務、立法等議題也給予同樣的關注,并能夠從文化的視角對相關議題進行解讀,提出建設性意見。

鏈接:對話丨《中國書法報》對話中國文聯副主席陳振濂

鍥齋對話(附視頻)丨言為士則    行為世范—— 對話陳振濂先生

為文化發聲,為書法發力

李世俊:陳主席,您好,感謝您接受《中國書法報》的采訪。您多次參加全國“兩會”,對全國“兩會”有何整體認識?您擔任第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已經五年了,對此,您有何感受?


陳振濂:全國“兩會”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治國理政的平臺。知識分子可以在這個平臺上發表自己的見解,有一些見解會被國家和政府采納。一個國家的治理會涉及很多領域,那么怎樣讓處于這個領域的人,比如說我就屬于文化領域,他們的發聲能讓大家關注。不一定每個發聲都必須要落到實處,都必須要獲得解決。發聲本身,它就是國家的一個輿論的導向,大家會關注這些問題。我想這就是“兩會”的意義所在。


李世俊:每年“兩會”上都有很多關于文化領域的提案,老百姓也都非常關注,那今年“兩會”上又有哪些讓您印象深刻的與文化相關的提案?


陳振濂:“兩會”上的文化提案比較多,包括文化的立法、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的建設,也包括我們現在的漢字文化,還包括最近大家熱議的傳統文化的承傳,例如《中國詩詞大會》等,這些都是“兩會”比較重要的熱點。無論是人大立法也好,或者是代表們提出來的提案也好,可以分為兩種類型:第一種類型是倡導性提案,號召、鼓勵大家這樣去做。這也是很正面的,但是這一類提案很難有具體的措施。另一種類型是屬于帶著問題的一些提案,不是號召性的提案,不是倡導性提案,它是實實在在針對問題提出的,目的是要解決問題。比如說這次“兩會”關于《民法》,有很多提案,比如說關于信息安全的保護,關于具備完全民事權利的年齡等,這些都是很具體的。我比較關注第二類提案,就是提出問題、解決問題的提案。比如說我們在關注的漢字文化,它目前到底存在什么問題?比如說鼓勵寫漢字,這肯定是沒問題的,但是我們要找的是什么呢?就是在這個發展過程中間,有哪些環節是不完善的?在哪些環節里面的方向是偏的?要去糾正的?我對這些具體的問題比較關注。


肩頭荷責任,心中懷使命李世俊:陳主席,您去年當選了中國文聯副主席,今年是當選副主席以后第一次參加“兩會”,是不是感覺到現在擔子更重、責任更大了?


陳振濂:是的,熟悉的人,看我還是書法家,但是當別人知道我是中國文聯副主席的時候,就會問很多關于文化方面的問題,而且問的非常具體。會有人問我:“關于公共文化服務的立法,您怎么看?”“我們的《電影促進法》,您怎么看?”“國家提倡要鼓勵文藝評論,在這方面您有什么措施?”諸如此類,其實有很多都是和書法無關的。但是這對我們很有好處,因為會逼迫我們去學習相關知識。包括這次我們的《民法》,里面就有文化方面的問題,我們對相關條款的解讀就和黨政領導干部的解讀不一樣。比如他們會解讀這個法律在什么樣情況下適用,什么樣情況下不適用。同樣一部《民法》,法院院長會有一個解釋,全國人大主任會有一個解釋,他們是從立法的角度來闡述他們的觀點,然后接下來,可能會請我去講講蘊含在其中的文化因素。因為我是從事文藝工作的,所以我講出來的肯定和別人不一樣,我需要從文化的角度來提出看法。對我們來說,就需要掌握非常全面豐富的信息,這對自己的才智也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


是漢字拼音,還是漢語拼音


李世俊:您非常關心中華傳統文化和漢字的關系,以及漢字與書法的關系,也提了很多相關提案。您能否向我們進行一下簡要的介紹呢?


陳振濂:在現階段,我在全國人大上帶來的提案大多是關于漢字文化承傳方面的問題,漢字文化傳承是傳統文化傳承里最核心的部分,因為中國的文化就是靠漢字來承載的。所以,在這樣一個層面上,有幾個對立問題的設定,比如說是漢字書寫還是拼音書寫?漢字的構成是字母還是筆畫?我這次的提案就是:“拼音,是漢語拼音還是漢字拼音?”我們過去習慣于漢語拼音,但是現階段,我們基本上都是打字,所以說漢語拼音就變成漢字拼音,字是靠拼寫出來的。那么這些就組成了一組一組的矛盾,一組一組的對立,這個時候我們就要做判斷,我們傾向于哪個?為什么?這樣做對傳統文化的保護有什么樣的好處?或者有什么樣的負面影響?進而就開始產生了一些批評的聲音。

漢語拼音在最初倡導的時候,為什么能取得這么大的成功?就是因為20世紀50年代“掃盲”的時候還沒有互聯網、電腦、手機。老百姓學完漢語拼音,馬上就來寫漢字。過去,有一個很重要的說法,就是“識文斷字”。識文斷字是什么呢?辨識、判斷,他都是指向“形”的,就是漢字的字形,而拼音是指向“音”的。我們古代從來不說,這個字會不會讀,不這樣提問題,提問題就是“識文斷字”,這個字能不能判斷。是跟著字的外形、筆畫、間架走的,那么我說這個傳統在現在沒有了,為什么沒有了?現在的孩子學完拼音以后,他不用轉到漢字上來,他所學到的拼音直接就和鍵盤的拼音對接了。所以點、橫、豎、撇、捺這些筆畫,在孩子看來是完全沒興趣的。這就是現在的新環境、新情況。有鑒于此,我們就提出一個問題,這個問題就是漢字到底是拼音“拼”出來的還是筆畫“寫”出來的?所以就有漢語拼音和漢字拼音這兩個提法,這里面會有很多人產生混淆,大部分人在講漢字的時候,是把語言文字放在一起講的。但這個對做學術研究的人來說是兩碼事。文字和語言完全是兩回事,語言是講拼音的,文字是講筆畫的,漢字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根基。


 給我一個理由學書法

李世俊:書法是漢字的書寫藝術,漢字是書法藝術之樹滋生和豐茂的肥沃土壤。在發揚書法藝術方面,您有什么見解?


陳振濂:這就是更高的層面了,我們要區別漢字和書法,二者之間是不同的,別把它們混在一起。提倡漢字不等于是在提倡書法,這是兩碼事。因為漢字是一個文字使用工具,但是書法不一樣,書法是一門藝術、是審美,所以不能把這兩者混在一起。不能說會寫毛筆字就是書法,這在學術上是非常不嚴謹的,是漏洞百出的。我最近一邊開會一邊在寫一篇文章,標題是《給我一個理由學書法》。

這篇文章的觀點就是,你既然已經打拼音了,你再學書法可能就沒意義了,在拼音完全可以解決問題的時代,為什么還要寫字?我想有三個理由:第一,只有學習書法,你才能夠銜接原來的書寫文化,銜接漢字的來龍去脈。第二,只有學習書法,才能夠銜接漢字所承載的國學、文史哲知識,比如《史記》《論語》及李杜的詩歌,這些都可以通過書法來銜接。第三,只有學習書法,才能夠銜接審美,字寫得好看,能給人以美的享受。通過學書法把原來寫漢字的文化承傳的功能接過去,這是非常有意義的。


書法家要服務人民、歌頌人民

李世俊:書法是載體藝術,是中華傳統文化的歷史文化基礎。您是書法家,又是全國人大代表,同時也是書法工作組織者。您認為我們怎樣用書法藝術詮釋習近平總書記用中華傳統文化治國理政的思想?怎樣肩負起“堅持服務人民,用積極的文藝歌頌人民”的使命?


陳振濂:書法在過去是小眾藝術,現在逐漸走向大眾,我現在在思考的問題就是我們怎樣用文化,特別是書法來開展惠民服務。畫家到基層寫生、音樂家到基層體驗生活、舞蹈家到基層采風,那書法家到基層去做什么?在這一點上,我們很自慚形穢,我們除了到基層去寫個“福”字、寫個春聯,好像就沒有其他內容了,這是屬于最初級水平的。于是我在想,還有什么舉措,可以用書法把文化推廣到基層、推廣到社區、推廣到鄉鎮?如何把在農村所體驗到的、鄉鎮所體驗到的那些感受,包含到書法作品里邊來?

習近平總書記在第十次文代會、第九次作代會上說,要“堅持服務人民,用積極的文藝歌頌人民”,服務人民這方面,我們通過寫春聯、寫“福”字做到了。但還有一條,要歌頌人民,怎么歌頌?這是我就任中國文聯副主席時想到的第一個點,就是書法家的定位是什么?有沒有辦法用書法家的書法來歌頌人民?音樂家用音樂歌頌,舞蹈家用舞蹈歌頌,戲劇家用戲劇歌頌,畫家用繪畫歌頌……那我們書法家有沒有歌頌人民呢?坦誠的說我們沒有,我們沒有用書法去更好地歌頌人民。在服務人民方面,我們是沒問題的,老百姓需要春聯,我們就寫春聯,老百姓企盼大吉大祥,我們就送給他一個“福”字,這個沒問題。但是我們是否歌頌了人民,這點有沒有?如果沒有的話,那我們憑什么說書法是跟其他藝術并駕齊驅?如果不去歌頌人民,書法就會比別的藝術形式矮一截。習近平總書記在第十次文代會、第九次作代會開幕式上發表講話的時候,我就在思考這個問題,書法除了服務人民以外,我們有沒有歌頌人民?歌頌古代人是有的,李白、杜甫、蘇東坡、陶淵明……書法家們往往喜歡歌頌這些先賢。但我們有沒有歌頌今天的人呢?今天的一個農民工,今天的一個到城里來上學的農村孩子,你有沒有歌頌過他們?或者說能不能在我們書法界里找到歌頌這些人的例子?我想是很難找到的。所以,我認為,我們以后應該在歌頌人民這一點上做出更多的努力。


李世俊:陳主席,您今天向我們闡述了中華傳統文化和漢字的關系、中華傳統文化和書法的關系以及在當今新媒體時代我們如何找到理由去學習書法、如何用書法去歌頌人民等相關問題,讓我們受益匪淺。而且您提出的觀點非常實在,不是一種口號,我想這些一定能夠讓廣大人民群眾真正的理解。再次感謝您接受我們的采訪。

鍥齋對話: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陳振濂

 
  編輯推薦
·孟祿丁:“元”是初始,動態是生
·徐冰:《地書》表達的是普天同文
·藝術史學家加布:如何理解非洲女
·高鵬:回歸與未來
·李然: 箭與靶——超越媒介的差
·巫鴻:中國美術對人類美術史做出
·行訪山水 追嗅墨香——訪畫家湯
·超越觀念的界限——王智遠訪談
·【TANC專訪】與巴塞爾藝術展總監
  精選圖片
  信息排行
王慶松:我的態度就是我的作品
走近吳冠中---吳冠中談話錄:遠
關于中國畫的基本理念及現狀——
走近吳冠中---吳冠中訪談錄
方力鈞:像野狗一樣生存
馬丹專訪:走向虛幻世界的背影
黃曉華:非贏利空間最缺乏政策法
馮斌訪談:從水墨出發
尚揚:藝術是我一生最聰明的選擇
南溪、冀少峰、鄭荔三人談
關于我們    |   美術家百科入駐    |   聯系我們(總部)    |   各地分站    |   版權及申明

版權所有©2008-2018 中外視覺藝術院丨中外美術網丨最佳分辨率1024x768   
Copyright©2008-2018 www.972940.icu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備10005508號-2


手机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