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外美術網 > 學術 >?學術對話

馬丹專訪:走向虛幻世界的背影
信息來源:中外美術網 文章作者:網站編輯 發布時間:2012-10-24



藝術家 馬丹

    “當我們作為一個社會人而存在的時候,我們注定成不了一匹白馬、一個牧羊女、一棵桉樹。我們的內心是分裂的,現實和理想的沖突,本我和超我的沖突。高原上的陽光能撫慰我們,但拯救不了我們。”——毛旭輝

   1.在云南特殊的地理環境和人文背景下云南的藝術家中理性、嚴謹的不多,偏向抒情、自由的性格。“1.生命狀態和自然意識比較突出,這里面就包含著生命的沖動、浪漫主義、詩意及魔幻現實主義的色彩,在80年代其創作普遍具有表現主義和超現實主義及原始主義的傾向。

   2.受觀念藝術和理性思維的影響較小,于是架上繪畫的陣容一直很強大。

   3.這個地區特有的人文傳統即多民族共居的多元文化生態和高原復雜多樣的地理和氣候條件始終影響著藝術家的人格和精神,這種外部條件讓藝術家更具有獨立和自由的狀態。在云南即使在80后一代人的創作里,受市場和潮流的影響都很少。”之前我們的交流中毛旭輝對西南的藝術家有這樣的概括,但隨著時代的變遷,西南藝術家的繪畫也在發生變化。在土生土長的云南70后、80后藝術家中仍然保留著云南地理文化特有的邏輯,但同時又有個人化的語言風格。

   80后女畫家馬丹的老師就是毛旭輝,在老師的眼中是這樣看的:“女畫家馬丹就來自這里。她繪畫的對象和靈感也來自圭山和她夜晚的夢,但她把圭山和夢境都童話了,凡是有趣的童話都是美麗而純潔的。馬丹在她的“故事”里塑造了一個胖胖的天真無邪的女孩,黑黑的短發,穿著大紅衣裙,正是由她把我們帶進一個又一個夢境般的畫面。那里有紅土地上的向日葵、甲殼蟲和在陽光下勞動的人,那些寬大肥碩的植物讓我們想起法國人盧梭(Henri Rousseau 1844-1910)創造的幻想世界。在所有原始派畫家的目光里,世界一直保持在符合幻想的狀態。天真是這類畫家的天性,藝術是保留和弘揚這種天性的最好方式,現實的嘈雜被輕易地抹去了,它們是不能帶進繪畫中來的,藝術的王國只培育單純和寧靜的事物。”

   馬丹作品中常常出現的卡通樣的瓢蟲和紅裙子小女孩的背影,她或者走向一片金燦燦的向日葵田,或走進油綠的叢林,往往給觀者留下純凈、美好的印象。馬丹生活在彩云之南的這塊豐厚的土地上,對自然的觀察和想象,使她的畫面給人以清冽印象,又帶著撲面而來的清新氣質。顯然不僅僅是個人對語言的錘煉和探索,還有老師如何帶入的影響。“毛旭輝老師的教學方法非常靈活,很重視學生的個性的發展和對語言的探索。沒有毛老師這樣的一種教學方式的鼓勵,就沒有我后來的作品面貌了。”馬丹面對雅昌藝術網采訪時由衷的講到。最近在對畫空間畫廊的新作展雖然延續了以往作品中的所有因素,但作品隨著也越來越沉穩含蓄、細膩了。在馬丹自己看來作品有哪些變化和發展?在她的繪畫過程中又受到那些影響?父母如何看自己孩子的藝術道路?雅昌藝術網就這些疑問采訪了馬丹。

{nextpage}

  被采訪人:藝術家 馬丹

   采訪者:雅昌藝術網畫廊頻道主編 裴剛

   作品的變化

   雅昌藝術網:這次展覽的作品仍然延續了你以往作品的風格?作品的變化有哪些?

   馬丹:大的方面沒有什么改變,但主觀的想法更多一些,在構思和構圖上自由放松了許多。更多關于一些個人體驗的微妙感受也慢慢的用繪畫的方式表達的得更細膩,提煉得更充分,我覺得這個是畫畫過程中不斷會得到提高的地方。在繪畫技法方面也有所提高,比如,色彩在畫面中比之前更穩,畫面更加完整。

   雅昌藝術網:怎么理解這個“穩”呢?

   馬丹:同之前相比色彩的表現可能沒那么“躁”,很多顏色不夠“和諧”,現在畫面的把控能力要自信得多,這樣的自信是畫面中許多想法的自由表達的鋪墊。這些小細節的變化對我來講就是在繪畫過程中最大樂趣所在。

   雅昌藝術網:是否會有剛開始畫了一種類型,或者這種想法剛開始的時候會畫得比較生猛,但是味道很足,之后畫得越來越熟練之后,銳利的東西慢慢弱了,你有這種擔心嗎?

   馬丹:還好,我說的穩是在色彩對比方面,之前雖然對比是很強烈,會稍微感覺色彩不夠沉得下來,現在這種沉得下來的穩是不會出現把銳氣給磨掉的狀況,它們是不沖突的。

   雅昌藝術網:因為我看有一些文章說到跟現實或者是跟時代的虛擬化有關系,我倒不這樣看,可能正是信息的不發達古人比我們今天的人更有想象的空間或者更豐富,如果說“虛擬”,莊子的神游,古代神話、寓言,包括古代的壁畫、宗教壁畫、畫像磚已經呈現了很多。我認為你的作品還是來源于地理環境因素的影響。云南的自然環境\生態或者是人文生態,起到重要的作用,你怎么看?

   馬丹:我覺得文章中他所說的“虛擬”是建立在一種非具象的客體上面,比如對回憶的自我加工、臆想和對現實逃避后出現的虛幻圖像,我所描繪的東西不是那么具象,也有逃避現實的嫌疑,所以會被歸為“虛擬”。在我的創作當中,確實是受到云南自然環境、人文環境的很大影響。我所畫的兩個主題里邊“大自然”和“空間”,大自然系列的作品肯定是得依附在我所生活的自然環境才會有所創作的,尤其是云南的晴日朗朗,色彩艷麗,植物繁多,都是我的繪畫對象,表達的出口。云南的人文生態則允許我們可以不理性,幻想漫天飛,浪漫或詩情。這些關于云南的一切,都是我創作的依托。


{nextpage}

  地理、人文環境的影響

   雅昌藝術網:云南的家鄉環境是怎么樣的?如你畫面中所畫的嗎?

   馬丹:我所畫的自然景象都來源于云南,但對于自然可能每個人詮釋出來會不一樣,個體感受差異性很大,也許你看到的云南和我畫的云南會特別不一樣,我們同樣是生活在一個地方的其他藝術家們可能會用灰色調詮釋出來,不是如我所畫的調子那么響亮,他們也有可能是用更夸張自我處理手法來變現得更神秘或是更安寧,各有各的理解。但是植物、紅土、藍天這些云南元素是必然的。

   雅昌藝術網:另外一個角度看,因為你是八十年代生人,其實畫面呈現出來的孩子也好或者是整個環境也好更像一個童話的世界,是不是跟你過去閱讀的經歷有關系?童年成為記憶,你的經驗各方面都在變化。

   馬丹:其實我自己是沒有覺察到我是處于一種“童話”的狀態里邊畫畫,后來很多人有這樣的看法我才反應過來,這也許是自我內心所向往的狀態,在一種無意識中的突顯才越發真實可貴。一路走來,我覺得自己應該找尋一種很放松、自由的方式來表達,無意中就用這樣的方式尋找到我自己的語言,就是你所說的童話的方式詮釋自己,一直也用這種方式延續著表達,能在放松的狀態下把一些自我體驗和感受表現出來也是一種幸福狀態。當然隨著經驗各方面的變化,自覺意識也隨之變化,不過我用“童話”這一方式呈現的表達方式也會隨之深入,豐富。

   雅昌藝術網:作為80后的藝術家,你覺得和你所處的環境的關系大嗎?西南、四川的很多年輕藝術家都在畫比如說卡通這樣風格的作品,你覺得你和這種環境有關系嗎?

   馬丹:我是以很平常的心態看這個問題,因為從小到大,從我們開始看電視時就沒有避免過卡通,我也沒有刻意地要做一些卡通的畫面出來,但是可能自己的一些潛意識里邊已經被灌輸進去這些東西,就不自然而然表現出來一些跟卡通聯系的東西。要說卡通跟80后有很大聯系可能也不見得,像我生活的在云南的朋友,也是80后的青年藝術家,他們的畫面感覺和卡通聯系不大,沒有那么直接,在我看到的一些青年藝術家的作品里邊,像四川可能會稍微多一些。所以我覺得這個也不是那么絕對的,要看成長的環境和性格各方面來看他和卡通的聯系。


{nextpage}

   性格與繪畫方法

   雅昌藝術網:在生活中你是更外向一點還是內向一點?

   馬丹:偏內向,平時與朋友相處都還好,但是我更多時候還是比較喜歡安靜的那種類型。

   雅昌藝術網:你與自然的交流或者怎么樣是完全的想象還是你經常會出去寫生?

   馬丹:經常會出去寫生的,比如說很多元素可能畫久了之后會有麻木的感覺,就經常出去對著一些具體的事物寫生,可能寫生回來就會對一些新的東西把握的更透徹,還是需要經常吸收一些新的養分進去才會更有活力。

   雅昌藝術網:在你寫生的過程中有沒有一些有意思的事情,會有一些東西有感觸?

   馬丹:有趣的事情還是蠻多的,具體也不太好說,面對大自然的時候感情會特別復雜。

   雅昌藝術網:因為昆明那邊一年四季都是溫度差不多,四季不是很分明,你長時間面對這樣一種風景,你會不會有單調的這種感覺?

   馬丹:所以經常要出去找一些新鮮事物來刺激自己。

   雅昌藝術網:有沒有想過去其他不同的地方?

   馬丹:有,比如今年年初就去了一趟西雙版納的村寨里邊看,很多植物就給了我一些新的啟發,云南這邊還是有很多東西值得我自己來吸取、借鑒、去研究、找到我自己的興趣點,把它轉化成一些新的創造力。

   雅昌藝術網:云南這塊地方還是沒有畫夠?

   馬丹:肯定的,對云南有很深的感情,畢竟在這邊長大的,很多東西再過幾年或者過了很久回去再看又是另外一種感覺,表現出來也是另外一種感受,這個就是繪畫的魅力所在。

   創作方式與交流

   雅昌藝術網:你還是挺享受用筆在畫布上涂寫的方式?

   馬丹:很喜歡這種方式。

   雅昌藝術網:沒有嘗試以其他的媒介、材料來創作?

   馬丹:我應該也會嘗試,只是現在沒有尋找到什么更好的方式去表達一些想法。我覺得這些東西可能之后會慢慢探索和嘗試一些的。


{nextpage}

   雅昌藝術網:你們和一起畫畫的朋友交流的多嗎?

   馬丹:多,比如出去寫生或互相串門就經常會有交流,彼此欣賞一下大家在寫生中的不同表現方式或是彼此看看對方的新作品,然后互相提些自己的看法。比如誰對畫面中某塊顏色很贊賞或是對什么的表達很到位,也或者哪些不如過去的好,這些都會說,因為這邊畫畫的人還是蠻多的,都經常會交流。

   雅昌藝術網:在這種交流中,你覺得在你每個階段這種交流是變得越來越重要還是因為你的風格越來越穩定,自我意識或者是個人化的東西越來越強,就不需要了?

   馬丹:這種交流是會很重要,但是對我的影響大小不一定,可能某一階段我對自己產生質疑的時候別人給我的意見對我來說就會非常有影響,如果說我對那一階段很肯定,可能聽了之后我消化不了,那還是得按照我的方式來走。意見還是蠻重要的。

   父母的態度

   雅昌藝術網:父母怎么看你的畫?

   馬丹:我父母不太了解我的畫。

   雅昌藝術網:他們不看、不好奇嗎?

   馬丹:他們挺好奇,但是理解起來還是有問題,我覺得還是有代溝,尤其是我父母都住在縣級城市,對這方面的接觸基本為零,從我一開始上美術院校他們就特別不理解。到現在為止他們可能覺得我找到我自己的生活方式,過得開心就行了,也就不太會去干涉我的一些想法。

   雅昌藝術網:之前到現在其實是有轉變的,覺得放心了?

   馬丹:放心,反正我已經堅持了那么久。


{nextpage}

  雅昌藝術網:你沒有和父母離得很近住?

   馬丹:有點距離,他們住在離昆明有300公里左右的城市。

   雅昌藝術網:我跟80后的藝術家聊的時候經常會碰到這樣的話題。

   馬丹:經常有這種狀況出現?我以為只是我。

   雅昌藝術網:包括有一些父母對孩子的作品還是很在乎的,因為畢竟花了很大的心血去培養孩子,他的作品確是那樣讓他不理解或者是很失望,他們會跟自己的孩子交流這個事。

   馬丹:我母親也跟我交流過一些,但是要求他們理解得很透徹是不可能的,畢竟價值觀還有生活方式和狀態差很多。讓他們知道現在我做自己喜歡的事很開心,不用擔心就行,通過更多的時間跟他們溝通后可能會更好一些。

   結語

   在馬丹的作品中總會出現一個小女孩的背影,稚嫩、清新走向未知的遠方。在馬丹看來是一種逃避現實生活中的灰色和負面的影響,她在偶然的機會畫出這個小女孩的背影,如同尋找到遠離現實,走向內心向往的那個虛幻的自我。奔向充滿陽光的美麗世界。

 

 
  編輯推薦
·孟祿丁:“元”是初始,動態是生
·徐冰:《地書》表達的是普天同文
·藝術史學家加布:如何理解非洲女
·高鵬:回歸與未來
·李然: 箭與靶——超越媒介的差
·巫鴻:中國美術對人類美術史做出
·行訪山水 追嗅墨香——訪畫家湯
·超越觀念的界限——王智遠訪談
·【TANC專訪】與巴塞爾藝術展總監
  精選圖片
  信息排行
王慶松:我的態度就是我的作品
走近吳冠中---吳冠中談話錄:遠
關于中國畫的基本理念及現狀——
走近吳冠中---吳冠中訪談錄
方力鈞:像野狗一樣生存
馬丹專訪:走向虛幻世界的背影
黃曉華:非贏利空間最缺乏政策法
馮斌訪談:從水墨出發
尚揚:藝術是我一生最聰明的選擇
南溪、冀少峰、鄭荔三人談
關于我們    |   美術家百科入駐    |   聯系我們(總部)    |   各地分站    |   版權及申明

版權所有©2008-2018 中外視覺藝術院丨中外美術網丨最佳分辨率1024x768   
Copyright©2008-2018 www.972940.icu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備10005508號-2


手机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