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外美術網 > 教育 >?教學研究

私人博物館:艱難的擔負 無奈的堅守
信息來源:中外美術網 文章作者:網站編輯 發布時間:2010-09-01
“收、藏、鑒、賞,賞是最高境界,卻也是做的最不到位的地方。”

  收藏界里有“片兒白”稱號的白明向同道們訴苦。他的同道是18名來自海內外的私人博物館館長,其中有專門從新西蘭越洋飛來、收藏勞斯萊斯古董車的藏家周勇,成都的民俗收藏大家趙樹同教授,被稱為收藏界諍友的,《誰在收藏中國》、《誰在拍賣中國》的作者吳樹先生。

  2010年6月26日這一天,由中國經營報、中國經營網主辦,蘭茶藝坊、太和文華協辦,新浪收藏頻道獨家網絡支持的“首屆中國私人博物館高峰論壇”在北京舉行。論壇討論非常激烈,館長們都有相見恨晚的感慨,會議從下午兩點一直持續到晚上10點才最終散去。

  改革開放30年,一批中國人有了深厚的財富積累,開始深入文化收藏領域。他們往往以個人興趣出發,耗費數十年的時間將自己的資金變為珍愛的藏品。這其中有責任心的藏家還把藏品拿出來,做成博物館供公眾參觀,為社會服務。一些博物館在當地已經成為文化符號和城市名片。

  但由于現實的困境,這些私人博物館的日子普遍不好過,藏品得不到很好的開發利用,其文化價值和社會價值也被嚴重低估了。

  論壇上,私人博物館館長們都有一個共識:“藏品是社會的,是文化的,應該發揮更大的作用。”

  由喜歡到責任

  收藏做到私人博物館這個級別,就天然的擁有了很多文化、社會的責任。

  五岳散人是著名的媒體評論家,但很少人知道,他自小習武,收藏了很多古代兵器,包括戚繼光抗倭時代研發的“戚家刀”。不論是在國內游歷還是到國外,五岳散人都喜歡參觀當地的博物館。看得越多,讓他越感嘆:“在英國、法國等國家,逛博物館是一種生活方式,孩子們從小就跟著父母一起在博物館里參觀、學習,享受著文物、展品帶給他們的歡愉。”

  在國外的博物館里,五岳散人經常聽到參觀者問講解員的問題是:“這是哪個文明時代的物品呢?”但是在國內的博物館里,參觀者卻常常討論,這物件值多少錢!

  “實際上,收藏往往是苦行僧,文化這東西本來就是寂寞的。現在社會注重奢侈的生活導向對我沒有誘惑力。”古陶文明博物館館長路東之深有同感。

  很多私人藏家收藏的最初動因都是喜歡,然后就是一種不忍“好東西流失”,搶救文化的責任感。中國美術學院教授趙樹同是劉文彩莊園內著名雕塑“收租院”的主創,因為工作的關系,上世紀60年代就接觸到大量的民俗文物,比如皮影、雕花床、廟牌等,因為擔心這些被洶涌的政治運動毀掉,他一有機會就收購、收集,積累到現在已經有皮影近20萬件,雕花床數百個,還專門捐出幾萬件給中國美術學院做了一個皮影博物館。現在這些珍貴的皮影成了價值無法估量的教材和文化遺產。

  周勇收藏了近50輛勞斯萊斯古董車,他收藏的初衷是“為中國人出口氣”,包括圓明園獸首在內的諸多國寶級文物流失海外,被天價拍賣,遠在美國的他很是生氣,出于復仇的心態,他買了西方最牛的古董車。西方人用暴力搶走了中國的文物,而中國人用正規手段買走了西方的寶貝,這意義有很大的不同。

  “作為收藏家,我們應該有一種責任引導收藏界,對收藏有一個正確的認識。現在社會上一切把藏品貨幣化,但我認為如何重新定義收藏是件非常重要的事。在我看來收藏還是研究、鑒賞、弘揚傳承文化,因為任何一個事物都有它的文化內涵,而不是單純的商業價值。”玉道文化發展(北京)有限公司杜平說。

  誰來保護私博

  私人收藏都是國家收藏的有力補充。國防大學軍事專家黃宏少將認為,私人收藏對于保護國家文物功不可沒,很多有價值的文物流落民間,如果國家博物館要從民間購得藏品,程序很復雜,收購需要多方專家反復論證并提出不同意見,回購藏品不免會有打眼的時候還要承擔責任,回購的積極性并不高。不僅如此,當出售者得知收購者是國家博物館時,往往價格會翻出幾倍甚至幾十倍,而私人收藏則讓流落民間的珍貴文物、藏品有了很好的安身之處。

  事實上,民間有很多藏品是“養在深閨人未識”,國家博物館收藏往往需要夠一定的級別,而收藏是有不同層次的,很多“小物件”更能代表中國文化,諸如皮影戲這類東西,如不進行搶救性保護,很可能失傳。

  私人藏家依靠自己的時間、精力、金錢收集保護了大量的文物,有價值的民俗、民族遺產,并力所能及的進行了推廣、傳播。

  但很現實的問題是,私人博物館沒有國家扶持,更面臨著很多法律的限制、現實的約束。多半經營困難,艱難求生。辛苦收集整理的,成系統的藏品又面臨著重新流散,甚至被毀掉的危險。

  私人博物館保護了很多珍貴的文化精品,為文明留住了根系。但誰來保護私人博物館?私人博物館面臨的實際困難如何解決,私人博物館如何傳承、開發、發展?這些問題都深深困擾著每一位參加論壇的的私人博物館館長。

  睦明唐古瓷片標本博物館館長白明人稱“片兒白”,收藏了幾萬片瓷片,有很高的媒體知名度,但他的博物館也面臨著很大的窘況:“我現在的策略已經養不起我的博物館了,這個博物館需要沒完沒了的投資,而我就是投資方。”盡管如此,他對此依然樂此不疲,“我認為收藏應該是四個境界‘收、藏、鑒、賞’,而唯有賞字境界最高,卻做的最不到位。”

  在趙樹同看來,“以館養館”最好的辦法就是開發文化創意產業,跟產業結合,吸引投資,博物館活了,藏品也能發揮更大的價值。

  但這一切都需要政府和官方的引導,更需要媒體,各種社會力量的參與。否則中國的私人博物館還會陷入“因藏而興,為藏所累,被藏所困,藏散館亡。”的惡性循環中。

 
  編輯推薦
·中國古代畫史中的品第與寫作
  精選圖片
  信息排行
美術文獻與美術教育
中國古代畫史中的品第與寫作
世界中小學美術教育發展趨勢
德里達的幽靈們與解構的藝術實踐
中外美術教育對接的樣本
黃華三:因材施教是美術教學的關
中國書畫鈐印的藝術性
解讀“創意搖籃”
薛永年:美術理論、強國戰略與文
早期“三位一體”的傳播模式
關于我們    |   美術家百科入駐    |   聯系我們(總部)    |   各地分站    |   版權及申明

版權所有©2008-2018 中外視覺藝術院丨中外美術網丨最佳分辨率1024x768   
Copyright©2008-2018 www.972940.icu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備10005508號-2


手机泰山